拉希.凱瑟娜

 

 

 

 

微風輕撫著我的頭髮,我任由它的輕撫而輕微的飄逸與柔和。這裡似乎是這學院的最佳風景區,比家鄉美多了,但不管在多美的風景永遠比不上我所失去的,哀~別想了吧!現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入守護者,然後為家人報仇。

突然有一個聲音蔓延整所學院「請第二組聖伊閣學院的全體學生到大廳前集合。」

是校長的聲音,我一定要見到校長。

我飛奔在光滑的磁磚,往學員跑的方向跑去,一到了大廳,眼前擺著一個大大的簾子,似乎是要舉行什麼儀式似的,前方站著一個白髮老人,他的右手邊站著賽傑。我想我知道要幹嘛了,我迅速衝上前,端正的站在校長正前方。

「請問,妳這是在做甚麼?」校長問。

「我想入學。」我堅定的說。

「妳查過是否守護者血脈了嗎?」他問。

「我沒有守護者血脈。」我說。

「妳還沒走啊!」一旁的賽傑說道。

「那請回吧!很欣賞妳有守護人類的心。」校長說。

「校長,我是不會退讓的。」我堅決的說。

「喂~是誰帶這女孩進來得啊!把她拉出去。」校長說。

突然兩邊多了兩個男生,抓緊我的手臂。

「放開我。」我瞪著她們,眼神帶著兇惡卻堅持的憎恨。

「女孩,妳用這眼神看我們也沒用,妳還是得出去啊!」其中一個男生對我說道。

「我不管,反正我要加入,你們沒試過怎麼會知道人類不可以?

「喂~這用想的也知道不用試好不好?

「管你的,反正我要加入。」我又再次把臉撇開,我說死也要加入,我要報仇,我要報仇。

「妳在不聽話,我們要用綁的喔!」另一個男生說

「你們要綁就綁啊!反正什麼繩子我沒遇過,我不怕,要攻擊就來吧!」在使出那絕招我應該就死了,可是我死也一定要報仇,沒有家人,有沒有活著我也不在乎了。

「妳在說什麼啊!?」他們異口同聲的問。

「幹嘛?不是要攻擊?綁啊!

「哪來的怪女孩啊!真是的,夠麻煩了」他們開始拿出一條比夜音的繩子粗上好幾百倍的韁繩。

「你們拿那個綁不死我啊!」我說。

「妳到底在說什麼啊!

「我叫你們放開我,我要入學,聽不懂?

「吼~哪來的異國女孩,跟妳真的好難溝通。」他們憤怒的說

「喂~我也是瑞士人耶!

突然耳邊傳來另一個聲音。

「這女孩不是我們在彼加列.瑪特勒斯的手中救回的女孩嗎?她是怎麼進來的?」一個聲音細膩的女孩說。

「揆犽,妳剛剛不說,我還以為是惡魔那邊派進來的臥底耶!」在我左手邊的男生說。

「不過彼加列.瑪特勒斯放她一條生路。」揆犽說。

「那是臥底的機率就很高了,撒旦從不放在手上的人類活下來的,然怪覺的她說話怎麼都怪怪的。」

「也不能這樣說啊!因為夜音.樁似乎很渴望她的血。」揆犽說。

「唉呦~我快被搞混了啦!管她是不是臥底,反正都要離開。」

「妳們趕不了我的。」我說。

「妳真的很可笑耶!妳現在全身被綁住,有資格反抗嗎?」接著他們拿出一個東西,準被貼住我的嘴巴。

「給我拿開。」我揮開那東西,憎恨的看著他們。

「喂~幫我把她的手先綁緊。」他一說完,我後方出現另一個女生,努力纏緊我的手。

「好,謝謝,那拿一條黑布過來,先遮住她的眼睛。」

喂~你們不要太過分喔!就在他矇住我的那一刻,我把他踹開了。

「喂~她的腳還沒綁緊啦!算了,準備大麻袋過來,直接把她抬出去。」

接著一個大麻袋出現在我身後,套住我,使我掙扎的到處亂踹,使得我脖子上的傷隱隱作痛,我觸摸著我的脖子,它在滴血,滴下的鮮血滲透在麻布袋,一段時間後袋內稍微平靜些了,我也知道,他們成功把我弄進來了。

「夠了夠了,萊助,她至少也是人類,你有需要這樣嗎?」外面傳來了雪伊的聲音。

「她如果聽話一點,我還需要這樣嗎?」萊助說。

「你知道她有傷還沒治療嗎?能不能入學也是看校長得決定,你哪來的資格可以決定她一定被退?即使這真的很扯。」

「好嘛!好嘛!我殘忍,那妳又有什麼能證明她不會被退」他說完,幾秒後,另一種痛處襲向我,我想他把我從肩膀上扔下來了

「我沒有辦法證明,但你的做法跟惡魔有什麼不同?

這時有個細縫開起了一道出口「出來吧!」一隻手伸了進來。

「你是誰?」我問。

「賽傑。」

「為什麼要救我?

接著我們沉默了一段時間,一段時間後,他打破了沉默。

「先出來吧!

「你手先縮回去吧!我自己出去,謝謝你。」

我慢慢的爬了出去,不敢直視他的眼神,接著我在次衝上校長面前說著「請讓我入學。」

「妳死也要入學?

「沒錯。」

「那,妳得先通過測試,跟賽傑一起測驗,妳願意嗎?

「沒有什麼不願意的,只要能入學就好。」

「那我先說測驗規則,賽傑,一起過來吧!你入學前必須先測試一個東西。」

突然,校長在我們的額頭點了一下。

「這是什麼?全身充滿了力量。」賽傑興奮得說。

「哪有力量?」我問。

「普通人感覺不出來,這個是團體讀心術,你們都抽過組別了對吧!如果有加入這個組得心,就能讀到組員的心聲,相反的,要是你是臥底,很快就會被知道了」校長說。

「這句話是在跟我說嗎?」我想著,盯著校長看

「女孩,先給我妳的資料。」校長說。

「我這裡沒有任何資料。」

「連健保卡也沒有?

「我不需要那種東西。」

「那報名子」他說。

「可以不要嗎?」我問。

「你也可以不要加入。」

「拉希.凱瑟娜。」

「生日、年齡。」

不會吧!那個也要,那我不就沒有隱私了?

13歲,58號。」

「不會吧!」一邊傳來了賽傑的聲音

「幹嘛?

「跟我同年同月同日。」

什麼?

「現在請你們說出你們是第幾組。」校長說

「第二。」賽傑說完,接著全場大笑。

「有什麼不對的嗎?

「拉希,妳是第幾組?」校長無視賽傑的問題。

我打開我之前抽的遷,紙條上有個大二字頭,大概是這所聖伊閣學院的編號,右下角有一行字寫著「天王組」三個字。

「天王組。」我冷冷的說。

「組別有名子?」賽傑問

「是的,有的,你所看到的『二』是這所學院的編號,請賽傑說出是第幾組。」校長說。

他在次打開紙條,幾秒後他答道「天王組。」

「好,等一下請你們兩個在神像的一邊入睡,等明早起床時告訴我你們夢到什麼,因為這是個儀式,不會準任何人入內,請你們放心,等你們一睡醒就會知道要測試什麼,但是因為之前沒有例子,所以請你們兩個做夢時可以淺進別人夢中看,如果無法淺入就跟我說,如果賽傑不是普通守護者,我會準許拉希在重考一次,你們只需要做夢跟讀心就好,醒來時,拉希要把賽傑的夢說一遍,只要有讀到重點就讓妳入學,開始。」

我迅速的跑上前,快抵達神像時,莫名的往下跌。

「妳先把繩子拆下來在測試。」賽傑來到我身旁說。

「不用了。」那個以後再說,最重要的是通過測驗。

我迅速的跑上神像的一邊,努力注意自己別在跌到一次了。賽傑走了過來,看了我一眼就到另一邊去了。那眼神,好熟悉,好熟悉,附有溫柔與慈悲,似成相似,愣了一段時間,我終於懂了,那眼神就像以前那個天真的我,就像以前那個快樂又體貼的溫暖小甜心拉著大姊姊的手,可是,那已經是過去事了。

「賽傑,你睡著了嗎?」我第一次叫他,感覺好奇怪。

「還沒,怎麼了?」他問。

「為什麼那樣看我?

他沒有說話。

「是可憐我嗎?

還是沒有說話。

「你還沒睡對不對?

「恩。」

「那我求你,以後,不要再用那種眼神看我。」說完我閉上眼睛,卻有一種空虛,我想我永遠無法在擁有與家人睡在一起的小幸福了。

 

 

 

光星

 http://blog.xuite.net/smpss94181/blog/183746107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光星 的頭像
光星

五大星系的部族

光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